現在位置:
ホーム
> 最新情报
> 嘉徳通信
恒耀彩票通訊第127回· フランスの巨匠Georges MATHIEUが描いた「Hommage à Watteau」
2019-09-10

  文/李丫涯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乔治·马修

向华铎致敬

一九七四年作

油彩 画布

Georges MATHIEU

Hommage à Watteau

Painted in 1974

Oil on canvas

150 × 500 cm

 

  「我从不拒绝任何事,艺术家不该只为特定的人作画,我要带给全人类幸福,即使只有一点点……」

——马修(Georges Mathieu)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1950年,马修(左一)与画商勒布(Pierre Loeb,右二)艺术家赵无极(后排左)、达?席尔瓦(Vieira Da Silva)、热尔曼(Jacques Germain,后排右)、和里奥皮勒(Jean-Paul Riopelle,前排右)共同生活在艺术之都巴黎,来往密切

 

  1958年,超现实主义诗人柏斯盖(Alain Bosquet)赞誉马修为「当代最明细透彻的艺术家」,30年后,法国《费加罗报》称他为「艺术的先知」。早在上世纪四十年代,马修就通过科学与哲学的切入口,找到绘画的抽象表现手段,又以个人卓群的领悟力及渊博的学识,将几何、音乐、文学、书法融合入画,前瞻的捕捉「书法」与「抽象」的链接,强调艺术的「自发性」及爆发力,不仅为西方抽象主义带来具有超现实主义式的想象空间和行动力,更是战后首位自西方走向东方,将「东方书法性」从形式至意象融会贯通的艺术家,与另一端,自东向西迈进的林风眠、赵无极、朱德群及吴冠中等华人艺术巨擎,在全球化语境中相映成辉,构建出一条独具「书法性」的「抒情抽象」之路。

  1921年,马修出生于法国诺曼底的贵胄家族,在政治及宗教中心的上城(Haute-Ville)度过童年,生活在处处可见遗留自中古时期的古迹之中。1933年移居凡尔赛,浸染于昔日路易王朝的历史事迹,让马修对君权神圣抱有浪漫情怀,培养出日后被评论家所称赞的「超然的贵族品位」。早年虽攻读法律,马修却对文学及哲学尤感兴趣,在大量阅读的累积与思考中,前人伟大的理想深刻其心胸,成为他日后艺术创作中高度精神性的基础。1942年,马修入杜霭 (Douai)一所中学担任教职,闲暇时创作了一幅伦敦风景画之后,他在阅读英国文学家葛兰克萧(Edward Crankshaw)的著作时,了解到「绘画与音乐是一样的,并不需要透过呈现来证明它的存在」,启发了他「将艺术当作一种表达的方式」。两年后,马修创作出首批「非具象」的作品,完成了由「具象」至「非具象」绘画的迅速转变。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艺术家马修手持其于1977年设计的81公分「向华铎致敬」纪念币

 

  美术史的改写与预言:

  照见东西,开抒情抽象之先河

  马修曾提到其艺术是「不被常规、教条和美学标准牵制的抽象,是一个自由公开的抽象艺术」。1945年,早于美国抽象绘画领军人物波洛克(Jackson Pollock),他便尝试「滴流」(dripping)技法,并在来年巴黎「30岁以下沙龙」中展出首个抽象系列;1947年,在巴黎「第十四届超独立沙龙」上的大放异彩,令其获得艺评家马尚特( Jean José Marchand.)高度赞扬,并以「抒情抽象动能」形容其参展之作;马修受此激励,旋即发起首个抽象抒情团体——「梦幻」( L'Imaginaire ),团结哈同(Hans Hartung)、里奥佩尔(Jean-Paul Riopelle,)等14位先锋,于同年12月在巴黎卢森堡画廊举行了首个抒情抽象群展。同时,他抛开法美两国官方自二战后因争夺世界艺术中心而积累的成见,主动将纽约画派的「抽象表现主义」带入巴黎,使巴黎与纽约两大艺术之都连结,这一影响深远的贡献不仅标注其推动艺术运动的不遗余力,同时奠定马修在战后抽象艺术脉络中不可动摇的地位。八十年代,美国著名评论家格林伯格(Clement Greenberg)称其为「欧洲最伟大的画家」,使马修成为战后唯一获美国及欧洲主流艺评界共同推崇之人。而在今年5月纽约古根汉美术馆(Guggenheim Museum)的抽象画主题展中,两幅来自马修的馆藏之作赫然并陈,更无疑是对其于西方美术史中超然地位的最佳脚注。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怀素《自叙帖(局部)》,唐代,台北故宫博物馆藏

 

  「是书法引出了现代美术史上的一个重要流派——抽象表现主义。」

——艺术史学家里德(Herbert Read)

  四十年代末,马修在蒙纳帕斯结识来自中国的常玉、赵无极及谢景兰,而后成为挚友,彼此间的交流在无形中引领他贴近东方书法文化,并逐步在创作中注入东方哲思及细腻情感,很快便于1951年发展出「书法与泼洒」的创作新貌:极具书法感的笔触,尤似手稿和东方笔墨,得到法国首任文化部长马乐侯(André Malraux)的欣喜激赏:「终于有个西方的书法家!」。相较现今在全球市场大放异彩的赵无极,马修在美术史之地位列于其先,他于1975年便获选为法兰西美术研究院院士,与同为院士的布菲(Bernard Buffet)并称为当时法国最著名的抽象与具象画家。

  马修一生曾举办逾200场展览,4次大型回顾展,全球17个国家、近百家权威美术馆皆收藏其作,包括:纽约现代美术馆、纽约古根汉美术馆、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、伦敦泰特美术馆、东京现代美术馆等,可见其国际声誉之隆。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陈容《五龙图卷之一》,宋,墨、淡彩纸本,45.2 × 299.5 cm,东京国立博物馆藏,此画境与马修的《向华铎致敬》展现有趣的对照

 

  法兰西香颂:

  发行逾亿之图纹,亚洲拍场尺幅之最

  马修在七十年代迈入艺术创作的全盛期,绘画风格尤显瑰丽优雅,绽放独有的高贵气质,被视为法国官方代表的艺术家。与此同时,不仅于绘画方面,他在平面美术及建筑设计中亦展露出过人才华,诸多著名设计作品均出自这一时期,包括:法国光波电台大楼壁画、法国航空宣传海报等。其中规模最大之创作,莫过由法国造币局委托他设计的10法郎钱币,于1974至1987年间累积发行逾一亿枚,遍布法国乃至欧洲的各个角落,令其声望攀至巅峰!同年,马修更将此独具历史要义的国宝级设计图案入画,创作出气势磅礴、色彩激昂的旷世巨作——即是次秋拍亮相的《向华铎致敬》。该作长达5米,为艺术家迄今现身亚洲拍场尺幅之最,目振神迷间尽现马修丰沛惊人的创作能量,堪称西方「抒情抽象」的史诗级代表。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由马修大师设计使用逾10年之久,共计发行逾一亿枚的法国10法郎钱币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《向华铎致敬》作品局部,其中图纹来自马修设计的10法郎硬币

 

  马修将身为创作者的三种层次:「表像描绘」、「连结外部世界」与「自我探索」,分别可对应其创作中不朽的三要素——「符号」、「能量」及「自信的姿态」。自小形成的「孤高主义」(dandysme)性格与「贵族品位」,使其喜用历史典故或人物为画题,再通过「化身」的方式用艺术语汇进行转换。他强调「符号是艺术语言的首要元素」,因此在其画面丰富的颜色及形体变化中,充斥着与话题相关联的符号性指向,这一特点在《向华铎致敬》中尤为突显。

  出于对昔日法兰西王朝之辉煌的份外迷恋,「法国符号」无疑是马修作品中最突出的元素。蓝、白单色交错共构的背景空间中,夺目的洋红自左侧进发,伴随笔触的飞舞激变为炙热的大红,对望于中央两侧。蓝、白、红的主色基调显然源自法国三色国旗,化作言说法式精神的颜色符号。右侧的图纹出自马修设计的10法郎硬币图案:六边形的轮廓来自法国地貌,若光芒绽放的密集线条共同射向中心巴黎之方位,收缩间感受荣光万丈的脉动;马修将原先硬币设计中以花式弧形迭于最上、表示「法兰西共和国」的缩写法语字母「R. F.」形变为画面中缠绕在六边形体四周的亮黄色曲线,显现更富精神穿透性的视觉张力——这也是马修唯一一次在其绘画作品中对此个人经典设计的完整再现,尽现对祖国独一无二的浓烈挚爱,其珍绝罕、无出其右!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1957年,马修在东京户外创作作品《天皇荣耀回东京》

 

  致敬华铎,独醒的自由意志

  在构建了法国疆土的宏大背景后,马修将目光落至追求可爱精巧、强调感官愉悦的十八世纪——洛可可(Rococo)风格兴起的时代,作为该时期的代表人物,法国画家华铎(Watteau)之名象征着法兰西的辉煌岁月。《向华铎致敬》中的「凸形」构图来自华铎经典的「优雅庆典」(Fêtes galantes)画风之标志,而中区衔接两侧的「S」形曲线,更是洛可可最具代表性的绘画特征。与同期其他艺术家不同,在华铎作品精致、梦幻的场景中,渗透着一股源于世俗的忧郁气息,如一双「可洞见艺术与外部世界之间的矛盾」的双眼。《向华铎致敬》中央「留白」式的构图,令人联想至华铎名作《意大利喜剧演员》(The Italian Comedians),两侧红、黄线条更若是对华铎画中幕布与演员的投射;马修曾发表「自由即留白」的观点,更是与华铎画中身着白衣、向往自由的戏剧演员遥相呼应——马修眷恋于华铎绘制的、最优雅的黄金时代,但真正令其投以敬意的则是那华丽下的真实灵魂,亦如他一生对艺术创意不拘的自由追求,及对和谐美好的浪漫翼望。

  摆脱传统,上演速度美学

  「那技艺、修饰、对希腊传统经典的倚重,通通都不复存在。张力、密度、未知和奥秘主宰了每一幅画作。绘画于史上头一次成为了一种表演,你可以目睹它的创作过程,就如即兴表演一样。」

——马修

  马修于五十年代首创在「公开的行为表演中」进行创作的绘画方式,将艺术、舞蹈与表演相融合,产生深远影响,相继启发了卡普罗(Allan Kaprow)的「偶发艺术」(Art Happenings)以及克莱因(Yves Klein)的「人体测量学」(Anthropometry)系列,更给予初创的日本具体派以关键性的鼓励,其创始人吉原治良在《具体艺术宣言》中曾公开肯定了马修及波洛克的影响:「我们对波拉克和马修的作品充满敬意。他们的作品展现事件本身的力量,是油彩和瓷漆的呼啸 。」

  马修作画速度极快,且从不打草稿,展现出惊人的创造力和绝对的自信,创作过程犹如一场华丽战斗,手中的颜料即是武器,站于画布前展开对峙:条状色料直接自颜料管中挤出,在画布上来回挥洒书写,构成线性的轮廓与肌理,如同草书般的一气呵成!刀光剑影间,用速度的即兴爆发,诠释内心的激情表现,使画作充满剧场式的魔力。在《向华铎致敬》广阔而色彩鲜活的虚空中,横向平迭的短促笔触遒劲凌厉,带有抽象画的精神意志,垂直的滴彩展示出脱缰的力量,在冲突交锋处,射放「骑士勋章」般的荣光。

 

恒耀彩票通讯127期· 精彩专题 王朝的精神图腾,美学的澎湃变革 法国国宝级大师马修七十年代史诗巨作《向华铎致敬》

华铎《意大利喜剧演员》,油彩画布,63.8 × 76.2 cm,约1720年作,伦敦国家美术馆藏。

 

  形在意先,独创西方书法

  视「自我探索」为创作的核心,马修将创作时内心潜在的力量予以诚实投射,真诚涌动的气息孕生出画布中的澎湃璀璨。对于自我特殊的创作方式,他曾解释道:「艺术家的使命难道不就是创作,而非复制吗?速度和即兴,让我们得以将绘画中那些创意不拘的形式,联想成既自由又直接的音乐体现…像是爵士乐、或是飞舞的东方书法。」此正体现了艺术家「形在意先」之理论,与中国书法「意在笔先」之精韵殊途同归。画面中成团而行的洋红曲笔,在穿越苍穹中蜕变成优雅轻盈的紫色弧线,体现了马修灵巧的手法及成竹在胸,如怀素之狂草般的书法线条,自马修跳跃的身姿下向中央聚拢,行速如神龙、聚首天地正气中,气势堪比陈容之《五龙图卷》,色彩犹如曹唐之诗「赤龙听步彩云飞」,再现昔日君主体制的荣光,亦呼应艺术家此时登临天下之事业巅峰。

  完成《向华铎致敬》的来年,在法兰西美术学院为马修举办了入院仪式中,马修致词道:「蔑视教条、机制、教会、政权等不见得会出现新的伦理,也不会赋予人类任何高贵感及尊严。这类的反叛只会带来破坏、摧毁及失根。面对人类的浩劫,面对崩倒在我们眼前的神话,及被清洗殆尽的价值观,我们可要睁亮眼睛,我们要有普罗米修斯式的重任,去重新开创,打造及建设这一切!」马修崇拜过往、缅怀旧垣,却用哲学家的理性,洞悉人类的局限,又以艺术家的锐敏,前瞻的寻求改变,横跨千年历史、东西边界,用「抒情抽象」标示了战后国际性的抽象画派之变革,以「书法性」的风格坚定了中国留法学子「东西融合」的艺术使命。诚如他昨日奋力向前般,在眼前这条波澜壮阔的书法性现代主义之路上,我们理当拨开尘埃遮蔽、积极回首探寻,再度展现大师锋芒。